Please select languages:
您当前位置:首页 > 绅士学院> 最新动态

向上流社会的风度靠拢

 文/潘杰客 尚客私享家
此文刊登于《女友》2008年5月刊
 
《中国上流社会之尴尬——舞会的文明》,是我于2007年5月受《女友》杂志之邀所作的一篇随笔。出乎意料的是,时隔一年,当这篇文章放到我的博客上后,竟然引发了近四十万网民的愤怒与责骂。

我的博客管理员紧张地问我,要不要关闭留言。我回答:我有写文章的自由,也应该尊重网民们发表评论的权利——哪怕这些评论是负面甚至缺乏理性的。事实上,我要感谢他们,因为从那些激烈的反应中,我获得了最直接也是最真诚的看法和观点。

相信很多人都记得,在2005年,署名周公子和易烨卿的两位网民就在天涯社区上演过一场有关上流社会的大争论。那场争论受到主流媒体的高度关注,广为传播。如今,随着顶级私人物品展的亮相,国际奢侈品牌的盛行,“高端”、“贵族”、“精英”、“格调”、“品位”等“上流”的词汇,都已被用得泛滥,让人感觉既非阳春白雪,又非下里巴人;鸡尾酒会、慈善晚宴、高端舞会、小众沙龙、品牌鉴赏会也都纷至沓来,但是有相当一部分却鱼目混珠,名不副实。有人戏称,这是中国的“半上流社会”,或者是“中国式上流社会”。

在人类历史上把人和社会分成等级或阶级的最具权威、最有影响的哲学家是共产主义理论的奠基人卡尔·马克思。在他的《资本论》中,马克思说:上流社会(最高社会等级的人群)拥有和支配生产资料。英国《大不列颠百科全书》(Encyclopedia Britannica)的定义是:上流社会拥有大量世袭的财富。在当今世界最流行的《维基自由百科全书》(Wikipedia)上是这样解释的:上流社会是指处于社会阶层最顶端的人群,他们通常在资源占有和政府政策方面拥有强大的势力。而在经典和传统的《牛津英语词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韦柏斯特词典》(Webster’s Dictionary)和《朗曼词典》(Longman Dictionary)中,他们对上流社会的定义则着重强调:上流社会成员的资格是世袭而来,对于那些并未出生在这种家庭中的人来说,原则上是不可能进入上流社会的。虽然马克思描述的上流社会是资本主义社会中的现象,而各个国家对上流社会的权威解释已与我们今天在中国所谈的“上流”相去甚远,但有一个基本理念也许不容推翻,那就是:没有时间的长久洗练和丰富的物质与文化方面的积累,任何人都不可能成为“上流”。

那么,是不是拥有一双舞鞋就上流了呢?是不是穿一件价值不菲的晚礼服就优雅了呢?是不是品着法国拉菲极品红酒,点上哈瓦那COHIBA Behike雪茄,闲来玩玩私人飞机或游艇,就高贵了呢?正如大家所知道的那样,这些都不一定是真正的上流。笔者以为,中国目前只有财富阶层,而集财富、文化和风度于一体的中国式的上流社会远远没有形成。

所以在文章末尾,我专门提到“中国的上流社会真是一个十分尴尬的阶层,因为他们自己和为他们服务的机构其实并不懂得什么是上流。他们非常想仪态万方,却不知道如何穿着打扮;他们想受人尊重,却不知应该先从尊重他人开始;他们想显示自己的知识和尊贵,却不知贵在心灵不需张扬。上流其实不在外表,而是在于你真正把握了多少高尚和前沿的知识,聚集了多少阳光下的财富,实施了多少细致入微的行为准则,拥有了多少高尚宽容的胸怀。”

只是很可惜,大家看到的更多的是我对舞鞋的挑剔,对灯光的关注,对保安服务的批评,对舞会流程的不理解……却没能明白我的用意所在:这些正是我们宣称“高端”或者“上流”时所必须注意的基本细节,对这些细节的认知和把握恰恰体现了人们对“高端”、“上流”的理解。

人们常说,贵族的产生至少要经历三代。第一代是与天斗与地斗的创业者,逐渐成长为财富精英;第二代因为拥有好的生活起点和教育环境,开始在思维习惯和行为方式上要求自己,注重高尚的精神生活,有了些贵族感觉,但还不是自然天成;直到第三代,才有可能显现出贵族气质:优雅、自信、高尚。在西方传统里,有钱人能否进入“上流社会”要看他的“钱”是“旧钱”还是“新钱”(Old Money or New Money)。 旧钱经几代经营,承传而得;新钱往往是机运巧合,暴富所获。如果有钱人的“钱”是“新钱”,那么他最多只能算按经济状况划分的“上层阶级”,暂时还进不了“上流社会”。

在当前经济高速发展的中国,大量财富人士涌现,许多传授优雅生活方式的刊物、培训课程相继诞生。但什么才是真正的优雅和高贵呢?法国时尚界泰斗热纳维耶夫·安东丽·德阿里奥的一段话,让人印象深刻。她说,“优雅是一种和谐,非常类似于魅力,只不过美丽是上天的恩赐,而优雅是艺术的产物”。的确,优雅和高贵来自生活中的细节:品鉴文化艺术的敏锐能力,热衷公益事业的悲悯情怀,面对荣誉挫折的淡定态度,待人接物时的谦和美德。它们是一种内在的和谐,是人们心中的骄傲与内敛,理性与温和,智慧与仁爱。

我时常想起在法国巴黎偶遇的一位地铁售票员,他当时交接完工作,正从售票亭轻轻的走出,衬衣的领口内露出雅致的男士丝巾。他手持一书,对我的关注颔首微笑,平和而宁静。他很可能不是贵族,却拥有真正的绅士气质。在一些西方发达国家,这种寻常的优雅随处可见,深得众人之心,整个社会都因此精致起来。优雅不仅仅属于上流社会,当我们还没有成为真正的贵族的时候,无论我们有无权势,有多少财富,向上流社会的风度靠拢也许并不是什么坏事。

中国古代战国时期著名的思想家荀况曾说,“君子宽而不惟,辩而不争,察而不激,寡立而不胜,坚强而不暴,柔从而不流,恭敬谨慎而容”,这种君子风度的精髓仍然适用于我们现代社会。一双专业舞鞋,一条丝巾当然代表不了上流,但是懂得如何穿着和搭配,懂得运用生活的中的细节来传递一种高尚之美,确是一种品位、一种格调、一种风度。
© Copyright 2011 Be My Guest .All Rights Reserved | 京ICP备11008914号 技术支持:尚品中国